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66章 从黑夜到光明的距离(第二更求月票)(1/2)
如果能少爱你一点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涂善思还是笑,他站在光线暗的地方,可是他笑的时候,好像把光都吸引过去了。

  温一诺看了看涂善思,再瞥一眼萧裔远,心想虽然萧裔远五官更胜一筹,可是要论真正勾人的气质,跟那位涂先生还不是不能比的。

  涂善思才是真正“男狐狸精”级别的美男。

  但是她还就好萧裔远这一款,涂善思再有魅力,温一诺也没被迷得头晕脑涨做“昏君”。

  当然,涂善思三番两次找她想跟她单独说话,大概是有重要事情要说。

  温一诺只好推开萧裔远,说:“阿远,你先上楼去吧,我跟涂先生去说话。”

  萧裔远回头看了看涂善思,眼底闪过一丝晦暗不明的光芒。

  他垂下眼眸,略带落寞地说:“好,你去吧,我先上去了。”

  看着萧裔远萧索的背影,温一诺充满内疚。

  她瞪了涂善思一眼,不过还是起身往他身边走去。

  涂善思笑盈盈地带着她走入刚才傅夫人打电话的小起居室,然后关上了门。

  温一诺看见这间小起居室一面墙全是玻璃,看得见玻璃墙外后院的情景。

  虽然天色已晚,但是透过玻璃墙的灯光,还是把后院照的清清楚楚。

  这只是后院的一小片地方,但是布置得像是一个小花园。

  坐在这里不管是吃下午茶还是工作,或者跟人开会,都是很好的场所。

  花园里那些细碎如同满天星辰的小花暂时缓和了温一诺的情绪。

  她笑着在窗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下,两手搭在沙发扶手上,很自然地架起腿,笑着问涂善思:“涂先生,您到底有什么事?”

  这两天无人机都没有跟着他们直播,因为之前的事跟比赛无关,被导演掐掉了。

  现在也没有无人机,但明天可能无人机又要上场了。

  温一诺知道道门没有那么多时间耗在别人家的事上。

  涂善思也在她对面的沙发圆凳上坐下,眯着眼睛看了看她,笑着说:“温大天师不愧是大天师,这样看着我居然没有晕头转向。”

  “我为什么要晕头转向?”温一诺挑了挑眉,“你对我下迷药了吗?”

  涂善思一窒。

  他的存在不就是迷药吗?

  居然能对他弗远无界的魅力免疫……

  看来她的能力,比他预料的还要出众。

  如果是这样,那他的信心应该更足了。

  涂善思心念电转,笑着说:“我敢给温大天师下迷药,难道不怕天打雷劈吗?”

  温一诺脸上一红,以为自己刚才的小心思被涂善思猜到了,抿唇慢慢弯起双眸:“所以啊,我为什么要晕头转向?如果您觉得是因为您很帅,那不好意思,在我心里,我的男票比您更帅呢……”

  她眼底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暗芒,然后缓缓抬手,指了指自己心脏的位置,莹白如葱根的手指让涂善思晃神了一秒钟。

  等他回过神,讶然地看着温一诺,心想他不仅是低估了她的镇定,也低估了她的学习能力。

  他对她施放魅力没有能迷倒她,她却学着他的样子给他施放魅力,让他都晃了心神……

  涂善思深思地看着她,心想,这种人,真是闻所未闻。

  他很快调整心情,笑着说:“原来萧先生是温大天师的男票,看来是离婚之后又后悔了?——就这样也挺好。只是可惜温大天师没有姻缘线,而萧先生却是有姻缘线的。”

  这句话他没对温一诺说过,只对萧裔远和傅宁爵两人说过。

  温一诺一听果然就炸毛了,她脸上的笑容飞快消失,脸色沉了下来:“涂先生就是想跟我说这话?真是太浪费我的时间了。姻缘线这种东西涂先生也信,难怪找不到你要找的人。”

  这话真是诛心。

  涂善思果然忡然变色,双眉紧皱,脸上露出一丝狠厉:“温大天师慎言,这种话说出口,是要造口孽的。”

  “那涂先生连人家没有姻缘线这种话都能说出口,难道不是口孽?”温一诺毫不退缩,针锋相对。

  “可是我说的是事实。温大天师不能给自己看相,难道你师父没给你看相吗?你的面相就是没有姻缘线,不然你看看自己的手掌,婚姻线是不是特别短?”涂善思理直气壮地说。

  在这方面,他还从来没有错过。

  温一诺瞳仁猛地缩了起来。

  这一瞬间,她想到师父张风起经常给她灌输的观念和那些絮絮叨叨。

  她知道张风起确实不愿意她谈恋爱结婚,但是她一直以为那是因为他疼她,不想她太早嫁人而已。

  她脑海闪过这些年张风起的教导,却还是嘴硬说:“可是我不仅有男票,还结过婚,怎么办?这条已经破了啊,涂先生也会看相?”

  涂善思笑着说:“有男票不算什么,一般人都认为姻缘线也是爱情线,其实不是这样,姻缘姻缘,指的是婚姻,不是爱情。你可能会有很多爱人,但这些爱人没有一个能跟你走进婚姻跟你白头到老。因为就算你勉强结婚,都会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马上离婚。”

  “呵呵,您是说这就是我的命?”温一诺觉得更好笑了,“那您是从我面相哪里看出来的?我去整了不行吗?”

  涂善思:“……”

  整了之后面相就变了,不是命运会改变,而是面相就看不准了。

  整容真是他们这一行的生死大敌。

  涂善思有些生气了,没好气地说:“晚了,我已经看过了,你现在整也没用。”

  温一诺耸了耸肩,一脸无所谓的样子:“其实连风水都能逆天改命,何况是面相呢?一命二运三风水,四积功德五读书。其实这话不算很对,读书应该是最重要的,只有读书才能改变命运。我的成绩那么好,又是名牌大学毕业,我的命运早就改变了,何况小小的姻缘线?”

  涂善思很是惊讶,想反驳,但又不知道从哪里反驳。

  他居然不知不觉被温一诺洗脑,觉得她说得不无道理。

  是啊,如果一切都不能改变,那还要他们做什么?

  他们这一行,不就是某种程度上的“逆天改命”,帮人们趋吉避凶吗?

  涂善思笑了起来,拍手说:“温大天师果然厉害,这口才,洗脑于无形之中,连我都差点着了你的道。”

  温一诺拱手,故意笑得假假的:“涂先生承让承让,我就是随口这么一说,信则灵,信则灵哈哈哈哈……”

  两人打趣了几句,起居室里的气氛渐渐缓和下来,没有刚才那么剑拔弩张了。

  涂善思才说:“温大天师既然不把姻缘线的事放在心上,我相信温大天师应该是有应对之策,那我就不做这个恶人了。”

  温一诺张了张嘴,又把话咽下去了。

  她心想,她哪里有什么应对之策?她就是信口胡诌而已,她没有姻缘线这事儿,她还是第一次听到,等回国之后一定要问问师父和师祖爷爷,看看他们知不知道。

  不过从常理来说,关系太近,太亲密的人,看相的时候都不太准。

  所谓旁观者清,在相术上更是如此。

  师父和师祖爷爷多半是不知道的。

  温一诺倒是不在意自己有没有姻缘线,但是她很在意她没有,而萧裔远却有。

  这说明什么?

  这说明萧裔远姻缘线另一端牵着的那个人,根本不是她……

  这就很让人膈应了。

  温一诺想打人。

  不过她脸上还是淡淡的,笑着说:“我想涂先生找我,也不是为了给我看相,是吧?”

  涂善思点点头,“我也只是提醒你一下。我跟萧裔远和傅宁爵都说过这话,他们也是知道的。”

  温一诺:“!!!”

  “你什么时候说的?!我怎么不知道?”

  “就是在来这里的飞机上啊,我一时无聊,就给他们看了看面相,然后又顺道看了一下温大天师的面相,温大天师大人有大量,就原谅我一次吧!”涂善思朝她作了个大揖。

  温一诺端坐着受了他这一礼,没好气地说:“知道了,希望涂先生以后不要再开这种玩笑,随随便便给人看相,您真的不怕折福吗?”

  涂善思愣了一下,他还从来没有往这方面想过。

  不过他还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