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90章 活得不耐烦了(第一更)(1/2)
如果能少爱你一点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温燕归的思绪不由自主回到自己生孩子那一年。

  那是一段血淋淋的记忆,夹杂着来自爱人的背叛,欺骗,伤害和羞辱,但也有来自亲人的善意、爱护、牺牲和救赎。

  那是一段她埋藏在心底二十一年的记忆,她从来不想提起,也不愿意回想,因为她不想自己变得脆弱偏激。

  她是被曾经的爱人背叛过,她也愤怒过,偏激过,但最终还是悬崖勒马。

  因为她想明白了。

  这个世界上被爱人背叛过的男男女女太多了,有必要觉得自己是最特别的一个吗?

  有必要怨天尤人,坏事做绝,恨不得世界从此毁灭,才能表达自己的愤怒吗?

  没必要,真的没必要。

  她就是个不小心痴心错付的普通女孩,在大四那一年,她以为遇到的是幸福,其实遇到的是她这一生最痛苦的磨难。

  幸运的是,她走过来了。

  用不着为不爱她的人要死要活,她要为爱她的人好好生活。

  那天在网上看见那人振振有词的说她是他最爱的人,她的内心毫无波澜,甚至有些想笑。

  爱是什么?

  一见钟情的荷尔蒙上升吗?

  不是,她已经四十多岁了,在她看来,真正长久的爱情,是不离不弃的信任和陪伴,就像是张风起对她一样。

  她爱上别人的时候,他默默祝福,从来不用他的感情困扰她。

  她离婚后,他不计前嫌,以大哥的身份陪在她和孩子身边。

  不仅放弃了他作为名牌大学毕业生的身份,而且绞尽脑汁地保护她们,维护她们,想方设法让一诺作为一个正常孩子一样长大。

  有这样的爱人,她还奢求什么?

  首富吗?

  呵呵,一个离了婚还能让前妻怀孕的男人,就算是首富也是渣男!

  再说他对深爱他的妻子也能那么狠心,婚前协议一签,那个嫁给他十年,给他生了两个儿子的女人,离婚的时候几乎什么都没得到。

  而自己呢?

  连他的真实身份都不知道,以为是和自己一样的普通家庭出身,傻乎乎地跟他结婚,离婚,什么协议都没签过……

  温燕归的眼神有些飘忽地从对面张风起面上掠过,回到身边的温一诺身上。

  张风起察觉到温燕归在看他,朝她笑了一下,却看见温燕归的视线已经飘走了,正看着坐在她旁边的温一诺。

  而温一诺正捧着手机,笑得肩膀不断抖动。

  张风起心里满足得不得了,继续跟老道士聊天去了。

  温燕归看了看张风起和老道士,又看了看正笑得发抖的温一诺,心里无比满足。

  这就是她梦寐以求的美好生活。

  至于一诺是不是她的亲生女儿,还用别人告诉她?

  温一诺小时候就会自己去做亲子鉴定了……

  这是哪里来的憨批,以为靠一条短信就能离间她们的母女感情还是怎的?

  无脑狗血肥皂剧看多了吧?

  温燕归撇了撇嘴,懒得理会这条没头没脑的短信,跟着温一诺看起那些搞笑短视频。

  那边司徒秋在温一诺家的大平层楼下等了足足十五分钟,都没有等到温燕归下楼,顿时大怒。

  居然敢不把她放在眼里?!

  她真的以为那个什么“温一诺”,是她的亲生女儿?!

  别做梦了!

  司徒秋心一横,这一次没有再用手机,而是躲到小区幽深的树林里,跃到树上盘腿坐下。

  她从背包里拿出那枚已经快变成玉质的蛋,珍惜地摸了摸,然后闭上眼睛。

  温一诺家的餐厅里,温燕归突然觉得困了。

  她打了哈欠,揉着眼睛说:“我去洗澡,你们早点休息。”

  温一诺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,无语地说:“妈,还不到八点,您是不是睡得太早了?”

  她眼珠一转,盯着温燕归的肚子说,“……您这么嗜睡,不会真的怀上了吧?”

  温燕归:“……”

  张风起猛地抬头,不假思索地说:“不可能,因为我结扎了。”

  温一诺:“……”

  老道士嘴角抽了抽,手指勾起来朝张风起额头狠狠敲了一下,“一诺在这里呢,你乱说什么?!”

  张风起红着脸,嘿嘿笑了两声,不过看见温燕归确实挺困的样子,忙扶着她去卧室,一边关心地问:“……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要不要量一下体温?”

  温燕归努力睁着眼睛保持清醒,说:“我没事,就是突然有些困,可能是晚上吃得太饱。”

  张风起哈哈大笑,扶着她进浴室,给她放好水,才关门离开。

  温燕归站在浴室里,看着自己的脸色,觉得好像有些苍白,那种没有血色的苍白。

  她摇了摇头,企图甩脱那股越来越浓厚的困意。

  可是没用,她还没洗脸呢,眼皮已经重得睁不开了。

  不对啊,她怎么会困得这么厉害?

  温燕归两手扶着白色带淡色黑丝的石英质地洗脸池,渐渐闭上眼睛,然后身子一歪,倒在浴室里。

  她知道自己应该是睡着了,可是她发现自己站在一间简陋的房子里,破旧但洗的发白的床铺上,一个女人面如死灰躺在那里。

  她的身下流出大量的血液,将一半床铺染成了红色。

  还有一个女人站在那女人的床边,手里抱着一个刚出生的,身上还带着血丝的婴孩。

  那婴孩闭着双眼,两只小手握成拳头举在耳边,一动不动,不过从嘴里发出细弱的哭声,像是断奶了好几天的小猫咪一样。

  温燕归心里一紧。

  那婴孩的样子看起来好眼熟……

  这时这个女人拿出一个巨大的针筒,直接朝那女婴的后背脊柱处扎了进去。

  “不……!”温燕归在梦里都受不了了,大声叫了起来,同时扑了过去,想从那个女人手里抢过小婴孩。

  可是她扑了过去,却扑了空。

  她不过是在做梦而已,梦里面的人不受她的任何影响。

  那个戴着口罩的女人收起里面全是血的针管,又拿一把生了锈的大剪刀剪断那小婴孩的脐带,放到一个特制的塑料盒里。

  然后拿一块厚厚的湿布,熟练地盖在那婴孩脸上。

  那块湿布那么大,婴孩的脸又那么小,一块湿布不仅遮住了孩子的鼻子和嘴,而且把她整个小脑袋都罩住了。

  那戴着口罩的女人把脸上搭着湿布的婴孩放到床上,然后转身离开。

  她走了之后,床上的女人还在昏睡。

  梦中的温燕归看着床上那个还在昏睡的女人,虽然她的血流了满床,可是她一点都不同情她。

  她疯狂地叫喊:“你起来啊!你不能睡啊!你的女儿快被人憋死了!你快起来啊!”

  不错,床上那个昏睡的女人,温燕归认出来了,那是二十一年前的她。

  那个年轻的,刚刚大学毕业的女生。

  她惊恐地看着正在湿布下努力挥舞着小胳膊小腿的婴孩,看着她的力气逐渐衰竭,看着她的动作渐渐变缓,看着她慢慢地,慢慢地,好像不动了,只是白白的小脚丫还有一点点轻微的抽搐。

  如果不是全幅精力都盯着她,根本看不出这点细微的变化。

  温燕归捂着胸口,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如同母兽看着幼崽被伤害时候的惨叫。

  那是一种眼看最痛彻心扉的悲剧发生,却又无能为力,发自肺腑的惨叫。

  这一声叫唤之后,她所住的大平层里突然有了一点点变化。

  一道暗金色的,一般肉眼看不见的光芒,如同一道溪流,从温一诺的卧室里流出来,往温燕归和张风起的卧室流淌过去。

  大门无法阻挡它,它细如粒子,从大门的门缝里钻了进去,然后进入了温燕归所在的浴室。

  浴室里,温燕归倒在洗漱台前,脸上的神情无比痛苦和绝望。

  暗金色光芒圈住了温燕归,星星点点,好像很多的萤火虫,组成了一个大写的“人”字。

  而梦里的温燕归,突然发现自己能触摸到那间简陋房子里的东西了。

  她第一时间冲过去,将那湿布从小婴孩脸上揭开,然后抱着她,不顾她脸上的血污,开始给她做人工呼吸。

  开始的时候,她能感觉到小婴孩的心跳已经完全停止了,但是她不甘心,她不甘心这个孩子在她眼前失去生命。

  哪怕她知道自己在做梦,哪怕她觉得这一切都不是真的。

  因为在她的记忆里,她这时候根本是失血过多晕过去了,自己的性命都危在旦夕。

  她醒过来的时候,张风起和老道士都已经到了,小婴孩好好的睡在她身边,根本就没有什么戴着口罩的女人给小婴孩抽骨
为您推荐